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给自己一片天空 可以自由的呼吸 给自己一段时间 去适应一个人的寂寞 给自己一

 
 
 

日志

 
 

李嘉诚、李泽楷父子恩怨记(转载)  

2010-03-13 16:21:19|  分类: 八卦一下,(*^__^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战场父子兵,上阵亲兄弟!”但这句话用在李嘉诚父子的身上,却不合适。在商场上,李泽楷赢得了“小超人”的声誉,可是却被人看成是一个不听父亲教诲的不肖之子。

  李泽楷想脱离父亲的掌控在业界早已不是秘密。2006年7月,电讯盈科(0008.HK)主席李泽楷以91.6亿港元出售23%的股份给投资银行家梁伯韬。但梁伯韬只是“代人泊车”,在转了一圈后,股份还是落到了李嘉诚的私人基金手里。

  在获悉梁伯韬的背景后,李泽楷发动公司小股东,以76%的反对票否决了将其公司股票出售给包括其父亲李嘉诚在内的收购方。并且于2006年12 月5日再度入市增持69万股电盈股份,平均每股作价4.786港元,涉及资金330.2万港元,最新持股量也由27.16%微升至27.17%。至此,李氏父子矛盾公之于众。

     李泽楷为什么要与作为亚洲首富的父亲李嘉诚对着干?这里面隐藏着什么样的父子恩怨?一个个接踵而来的疑问让业界困惑。

  大树底下难乘凉

  李泽楷是李嘉诚的次子,是李嘉诚与其妻庄月明于1966年所生。李嘉诚对这个儿子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成为未来的接班人。

  据了解,每逢星期天,李泽钜、李泽楷兄弟俩一定要跟父亲出海畅游。李嘉诚说:“他们一定要听我讲话,我带着书本,是文言文的那种,解释给他们听,问他们问题。我想,到今天他们未必看得懂文言文,但那些是中国人最宝贵的经验和做人宗旨。”

  知情人士告诉《IT时代周刊》,在李泽钜、李泽楷八九岁时,即被安排在公司董事会上,静坐一旁,作为学校之外的另一项重要课程。在两兄弟念中学时,李嘉诚就“带他们到公司开会,不是教他们做生意,而是让他们知道,做生意不是简单的事情,要花很多心血,开很多会议,才能成事”。

  李嘉诚的旗下公司长江实业于1972年上市,从那时起,童年无忧的李家兄弟,就失去了扭作一团嬉戏玩乐的乐趣,而是在严肃的会议室内,在严父和严师跟前,乖乖地正襟危坐,开始学习经商。

李嘉诚、李泽楷父子恩怨记(转载) - 妮子 - 妮

李嘉诚、李泽楷父子恩怨记(转载) - 妮子 - 妮

  在李泽钜1964年出生时,父亲已是一名富商。由于李嘉诚早年失学,所以极重视儿子的教育,李泽钜被送往香港顶级名校圣保罗学校念书,由小学念到中学。

  不满14岁,李泽楷就被望子成龙的李嘉诚送到北美读大学预备学校。17岁时,李泽楷进入大哥李泽钜就读的美国斯坦福大学,专修自己喜欢的电脑工程。这显然不是父亲的意思。而泽钜听从父亲的安排,念土木工程系。若从家族事业考虑,泽楷应读商科、法律等适宜管理综合企业的专业,并与泽钜的建筑专业互补。但李嘉诚尊重了李泽楷的选择。

  李嘉诚对儿子的严厉教育在李泽楷读大学后,还未曾放弃。一次,李嘉诚到美国探望读大学的儿子。那日,天下着雨,他远远看见一个年轻人背着大背囊,踏着自行车,在车辆之间左穿右插。李嘉诚心想:“这多么危险。”再看清楚一点,原来是儿子李泽楷。亲历此事后,李嘉诚才放弃了要儿子骑自行车上学的要求。

  1990年,做了4年打工族的李泽楷,在父亲的指令下回港。李泽楷顺从父亲,也许是他厌倦了在异国打工的生涯,也许认为父亲的公司里更可“随心所欲”,大展拳脚。但李嘉诚并不以为小儿子的实习期已经结束,只安排他到和记黄埔做普通职员,跟随行政总裁马世民学艺。马世民则安排他到旗下的某公司工作,这与他喜欢的电脑工作基本对口。

  最初的日子,李泽楷向父亲抱怨薪水太低,还不及加拿大的1/10,是集团内薪水最低的,还抵不上清洁工。李嘉诚说:“你不是,我才是全集团最低的!”李嘉诚从集团每年支取的薪金才5000港元。

  也许是由于父亲的严厉管教,李泽楷终于选择了离开。1994年,李泽楷凭借出售卫星电视积累下的4亿美元,成立了盈科数码。在李嘉诚严格的教育下,李家二公子终于出头了,但也由此埋下父子之间龃龉的种子。

     矛盾激化

  李泽楷与他的父亲有着很大的不同:李嘉诚讲的是子承父业,而李泽楷却是喜欢自立门户;李嘉诚经商是稳打稳扎,谋定而动,而李泽楷却是标新立异,喜新厌旧;李嘉诚在私生活上是慎守本分,而李泽楷却是绯闻不断;李嘉诚奉行的是低调,而李泽楷却是不拘小节,一掷千金。

  从李泽楷很小的时候起,李嘉诚就要他们了解外面的世界,知道人世的艰辛。他常带他们坐汽车、坐巴士,到路边报摊看一个卖报的小女孩边卖报边做功课的苦学情景。

  与李泽钜相比,童年经历让李泽楷的个性当中有了更多的冒险、不安分因素。他更愿意证明“自我”,强调“自我”,而不是按照父亲的安排亦步亦趋。

  李泽楷13岁时,李嘉诚把他送到美国加州读书,希望他与哥哥李泽钜有个照应。但李泽楷到了美国后就变卦了。他不但与兄长很少来往,还故意不用父亲在银行为他存放的生活费用,而是靠自己打工。

  据知情人士透露说,李泽楷在美国时为了自立,曾在麦当劳卖过汉堡,在高尔夫球场做过球童。“由于要背负高尔夫球棒,以致弄伤了肩膀骨,直至现在,伤患还会时常发作。”为了省钱,他还经常自己下厨,炒鸡蛋就是那时学会的。

  1987年,21岁的李泽楷大学毕业。此时,家族在加拿大的事业正轰轰烈烈地展开。李泽楷去了加拿大,却不是像其兄一样打理家族生意,而是进入一家投资银行从事电脑工作,做一名靠工薪度日的打工族。他还一声不响地把当年李嘉诚为他在银行账户里存的所有钱连同利息还给了父亲。1990年母亲病逝,李泽楷回港奔丧时终于没能拗过父亲的规劝,勉强答应留在香港帮父亲打理家族产业。

  但李泽楷的个性最终使他辞掉了这份工作,选择了与家族事业分道扬镳。李泽楷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当年他选择自立门户时,父亲曾以和黄行政总裁的职位挽留他,但被他拒绝了。他誓言自己要在事业上超过父兄。此事也令李嘉诚感慨万千,经常对外人说自己对这个儿子束手无策,“他14岁的时候我就管不了他了!”

  但对于李氏父子的恩怨,香港传媒还流传着另一个版本。

  李嘉诚与亡妻庄月明原为表兄妹关系,两人几经波折终成夫妻。但1990年1月1日,庄月明女士因心脏病突发经抢救无效过世。一位当年参与该事件报道的媒体朋友向记者透露,悲剧发生后,表现最为激动的就是李泽楷,这加深了他与父亲的不和。“其中最明显的例子是,庄月明去世后,李泽楷就迫不及待地从家里搬到酒店居住。”

  近年来,李嘉诚与周凯旋之间的交往,则令本来就不和的父子关系更是雪上加霜。据香港记者说,在李泽楷眼中,母亲李庄月明绝非一般的庸姿俗粉可比。自母亲离世至今,李泽楷总会风雨无阻地在每年元旦去拜祭母亲。

  最近几年,李嘉诚却公开与周凯旋交往,甚至在2006年3月被记者问到是否会再婚时,李嘉诚更暧昧地回答:“这个是个人问题,没有道理要答复,”又说“或者有一日我会改变主意。”这些都在不同程度上激化了父子间的矛盾。

  恩怨何时了

  “儿子不坏,父亲不爱”,用这句话形容李嘉诚对儿子的态度,再合适不过了。回顾过去10多年,虽然李泽楷一直都在努力摆脱父亲的影响,但每次儿子有难时,李嘉诚还是会及时出手帮忙。

  香港一名财经界人士对《IT时代周刊》记者忆述,当年李泽楷以80亿港币投资东京地铁站,成为日本10年来单一外资投资者最大交易。不料遭遇金融风暴。就在最危难之际,李嘉诚的和黄集团决定以29亿港币买下地皮45%的权益,并给盈科1.7亿港币管理费,令李泽楷幸免一难。

  李嘉诚的第二次出手,是收购香港电讯一事。1994年,李泽楷在完全没有任何物业抵押的情况下,短短数天内能从4家银行得到上百亿美元贷款,与其说是李泽楷创造了神话,不如说贷款各方是出于对李嘉诚的信任。

  2001年1月,盈科股价由半年前的18元一直下滑至3.9元,在市场上引起了极大怨言时,李嘉诚再次出手救儿子。据一名当年参与报道的香港记者讲述,有天中午12点半左右,大批记者正在港岛香格里拉酒店等候,准备采访时任新加坡副总理的李显龙。此时,李嘉诚及李泽楷父子突然出现。

  他们穿过酒店大堂,径直乘扶手电梯往下层中餐厅“夏宫”去吃饭。父子共赴饭局的场面令记者们骚动起来。据该酒店大堂职员说,李嘉诚每月到这里吃饭只会在56楼的法国餐厅用餐。果然,这对半年来不见的父子共进午餐没过几个小时,下午就传来盈科股价止跌回扬的消息。

  2006年6月,李嘉诚从报章上获悉,李泽楷有意出售盈科资产,惹来股东高调反对,于是,他致电李泽楷,但一直未获回复。李嘉诚最终按捺不住,与长子李泽钜一同前往李泽楷办公室有意详谈此事。但在外开会的李泽楷故意不返公司,李嘉诚只好留下一张字条失望离开。

  到了11月底,正当新加坡盈拓公司的小股东在准备是否投票赞成由李嘉诚基金会、梁伯韬及西班牙电讯的入股方案时,李泽楷突然向外界表示:“如果盈拓小股东投反对票,我会很开心。”间接拒绝父亲在事件中帮忙,令李嘉诚无法收购电讯盈科的股份。这件事令父子俩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多位在香港做时政新闻的媒体朋友对记者说,过去,李嘉诚为帮助两个儿子铺好政经高层人际网络,每次与重要人物见面时,总会带他们一同赴会,但最近李嘉诚却罕有地只携长子李泽钜出席。另外,近来多位香港名人去世后,李嘉诚在致送的花牌上,也只是写着他和李泽钜的名字。外界认为,这反映了李嘉诚、李泽楷父子的关系“在最近一段日子并不太好”。

  “李泽楷在电讯盈科股权出售这宗交易上处理得太草率太仓促了。他既想不出办法收拾残局,又认为要父亲出手相援很没面子,所以父子俩近几个月都没怎么联络了。”一位参与了该交易的人预测,要修补李氏父子关系,恐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父子终归是父子,这段恩怨该何时了结?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