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给自己一片天空 可以自由的呼吸 给自己一段时间 去适应一个人的寂寞 给自己一

 
 
 

日志

 
 

中港30万移民大回流 海归盼中国能承认双重国籍  

2010-05-20 14:42:58|  分类: 社会现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港30万加国回流移民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研究员张康清昨日发表加拿大与中国人才流动报告中指出,目前在中国大陆及香港居住的加拿大人,估计约达25万至30万人,数量等于温莎(Windsor)或沙斯卡通(Saskatoon)整个城市的人口。 

  张康清表示,加拿大与中国的关係,有一项是其他已开发国家无法相比的,即是两国人民流动的数量,中国是加拿大最大移民及留学生的来源地,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吸引很多已取得加拿大公民资格的中国移民回流,令在中国大陆及香港居住的加拿大人,已达到25万至30万人,是一整个温莎或沙斯卡通城市的人口总和,人数已到不能忽视地步。 

  呼吁签署人力资本合作协议 

  报告说,两边人才流动对加拿大在拓展中国市场佔优势,报告并唿吁加中两国应开始探讨签署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的合作协议的可能性,解决人才流动面临的各项议题。张康清认为,加中人才资本的协议,应该涵盖包括移民、签证、教育训练、专业认证、社会安全、课税,甚至连引渡协议,这些与两国人民流动有关的议题。 

  张康清说,西方国家积极想与中国签署有关贸易或投资协议,但对加拿大来说,与中国签署人才资本协议(agreement on human capital)则有迫切需要。

  中国并不承认双重国籍 在中国领土内所持加拿大护照无效 

  张康清在报告中说,根据中国国籍法,不管是在中国大陆或是香港出生的香港居民均是中国公民,由于中国并不承认双重国籍,所以即使持有加拿大护照,依中国法律,在中国领土内,他们所持加拿大护照是无效的,也无法因此接受加拿大在当地提供的各项领事服务。 

  张康清表示,加中两国的公民与领事议题,因为两国互相流动的公民日多,而愈趋复杂,及具政治敏感性,例如加人玉山江在中国法庭被控涉及恐怖活动案中,加中两国的争辩即在玉山江是否为加拿大籍。

  加拿大不应该忽视回流到中国的移民 

  亚太基金会总裁胡元豹说,世界经济局势改变下,中国不再是劳力输出的国家,中国更像是一块大磁铁,吸引世界各国的人才到中国发展,从加拿大回流到中国的中国移民,他们过去被看成是「移民失败」,或是「机会主义者」,其实是被误解了,加拿大不应该忽视回流到中国的移民,对帮助加拿大拓展中国市场,改善加中关係,及提升加拿大整体在国际间影响力,所发挥的功用。 

  胡元豹还提醒加拿大政府,要设法挽留有才能的中国移民,令他们把加拿大当家来长住,因为,在其他竞争国家如澳洲、美国及英国,积极网罗国际间人才下,未来中国人才并不一定要来加拿大,可以去别的国家。 

  海外加人达280万 宛如加国「隐形省份」 

  亚太基金会(Asia Pacific Foundation)2009年10月28日发表一份「海外加拿大人」报告,指出现时旅居海外加拿大人人数高达280万,佔整体加拿大人口的8%,比缅省或沙省的人口更多;其中超过57%的海外加拿大人,居住在美国、香港、英国及澳洲。报告并称海外加拿大人散居现象,俨然像是一个实质属于加拿大但却隐形的省份(Hidden Province)。 

  根据报告,1996年至2006年间,移民取得加国公民资格后移居海外的比率,是土生加拿大人的3倍,而这些新公民最多移居至美国、香港、英国及澳洲,而近年来移居至中国的人正迅速增加。此外,报告说,21岁至25岁年轻加拿大人移居海外的比率,则是一般加拿大移居海外率的两倍。 

  主持亚太基金会「海外加拿大人」研究计划的德沃兹(Don DeVoretz)指出,加拿大并未统计移居到海外的人口,所以要估计在海外的加拿大人有多少,并非一件易事,报告同时参考加拿大人口普查报告及加拿大统计局纵向移民资料库(Longitudinal Immigration Database of Statistics Canada)的数据,才完成280万人的估计。 

  德沃兹说,在海外的加拿大人,随时有权利可以返回加拿大,这也解释为何掌握有多少加拿大人散居在世界各地的重要性,因为有了正确掌握,才能去进一步评估这些海外加拿大人一旦返回加拿大,对加拿大的社会制度及劳动市场可能造成的影响。 

  这份由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研究员德沃里斯(Don J DeVoretz)博士撰写、名为《加拿大的秘密省份:280万海外加拿大人》(Canada's Secret Province: 2.8 Million Canadians Abroad)的报告指出,这个「秘密省份」人口比缅省、沙省的人口还多,它的公民甚至超过所有大西洋省份人口总和。这个「省」就指280万加国海外公民数目,佔加国总人口约8%。报告中的海外公民定义为:移民海外一年以上。 

  这份统计1996到2006年间的调查报告发现,在海外加拿大公民中,回流移民人数是本地出生公民移出人数叁倍。他们当中,57%居住美国、大中华、英国和澳洲等地。 

  报告估计,本国出生的海外公民自1996到2006年期间,移出超过50万人。其中21至25岁移民海外的加国年轻人,两倍于其他年龄层人士,而且男多于女。 

  亚太基金会总裁胡元豹表示,280万的海外加拿大人,这个数字比多伦多市、满地可市或是温哥华市的人口都多,不容忽视,而且正逐年增加当中。 

  胡元豹说,这些人可能是加拿大政府派到海外的人员、加拿大企业派到海外的人员,未来他们是否会长住在海外?有关海外加拿大人公民权、税务及医疗问题,或对劳动市场造成的影响?这些离乡背井的海外加拿大人,对加拿大的商业、教育、研究及外交关係造成的影响,都将是未来值得研究的议题。 

  亚太基金会研究员张康清指出,散居海外加拿大人的现象,已非移民回流至塬居地如此单纯的定义,而是加拿大人在全球寻找机会的一种趋势,这些加拿大人的僱主很多是加拿大的政府机构,军队,或是加拿大企业,他们虽然身在海外,但所作出的贡献,并不输给实际居住在加拿大的其他公民。

  北京2万回流加人 盼中国承认双重国籍 

  根据亚太基金会研究员郭世宝完成「在北京的加拿大人」报告,北京20万外籍人口当中,有10%来自加拿大,即有2万人;报告访问回流或移居在北京的加拿大居民,其中52%拥有加拿大国籍,其余是未入籍的加国永久居民,他们在回流前于加拿大居住时间平均为5年。 

  报告指出,被访问回流北京的加拿大公民或居民,他们均强烈表达希望加拿大和中国,能够合作承认双重国籍,在北京亦有加拿大人正推动中国承认双重国籍。 

  其中一名受访者孙小鹏(Xiaopeng Sun,译音)在报告中说:「中国政府应考虑对已取得外国籍的中国人,同时保有双重国籍,就如香港公民般,让他们在返回中国工作或是创业时,享受与本地人一样的社会福利。」报告总共访问65名曾住过加拿大一段时间的受访者,其中86%已婚且有一至两名子女,有一半受访者年龄只有30多岁,45%是在40多岁,20%出生在北京,有加拿大国籍佔52%,没有加拿大国籍佔48%,没有加拿大国籍者拥有的是加拿大永久居民资格。 

  平均居住加拿大时间仅5年 

  报告指出,34%的受访者虽然返回北京,但有妻女等亲近家庭成员在加拿大,平均住在加拿大时间只有5年。此外,受访者有31%在温哥华居住,29%在多伦多居住,11%在满地可居住,6%在卡加利居住。平均回流至中国居住时间则有4年。 

  报告显示,回流北京的加拿大公民或居民,他们学歷很高,30.8%拥有学士学位,47.7%有硕士学位,21.5%有博士学位,65.6%在中国取得最高学位,26.6%在加拿大取得最高学位,8%是在其他国家取得。 

  报告说,在北京持有加拿大护照的加拿大人,他们必须申请工作签证或是居民证,而申请工作签证需要僱主的僱用信,所需要经过官僚程序可能复杂且冗长,有些受访者甚至在每次6个月工作签证到期时,即必须离开中国重新申请签证延期。 

  受访者反映,在北京使用加拿大护照并不方便,所以有些人即使已经拥有加拿大国籍,还是保留有效的北京身分证。 

  报告建议,加拿大政府需要加强在中国对加拿大人的领事服务,甚至改变现行海外继承公民权的办法,让即使在海外出生的第二代,也能够像在加拿大境内出生的加拿大公民,享有继承公民权的相同权利。 

  居港加国海外公民最多 

  如果以外国出生公民回流塬居地分析,居住台湾的海外公民比例最高,达30.37%,居住香港的比例为23.98%。如果以人数而言,报告指香港的加国海外公民最多,有44,710人。而居住中国大陆的海外公民比例较低,仅为2.74%。 

  报告指出,在1992年抵埠的外国出生公民中,年龄21到30岁的年轻男性,是1996到2006年期间移出比例最高类别人士。而这个情况,也在本国出生的海外公民中出现。 

  整体而言,1996到2006年期间本国出生的海外公民移出比率为1.33%,而2001到2005外国出生归化公民移出的比率为4.5%。

  吁渥京吸引海外公民回国 

  德沃里斯接受访问时表示,这些海外公民可以随时返回加拿大,这对本国未来的就业和社会发展,都有指标性的参考价值。未来6个月,他将展开后续研究。 

  他强调渥太华应该研究如何留住本国公民,以及吸引海外公民回国,并设法与他们建立更紧密联繫,对加国作出更多贡献。 

  亚太基金会主席兼行政总裁胡元豹也表示:「我们在海外拥有如此庞大的加人社区,大过多伦多和温哥华市人口总和,但对它所知有限。他们是否会在海外度过余生?一旦回国煺休,对于医疗保险和劳工市场状况如何?在加拿大对外关係中,他们又担当甚么位置?这都在报告呈现事实后,必须政府研究与回应,以找出适当答案。」 

  海外公民缴税高达69亿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研究项目经理张康清指出,《加拿大的秘密省份:280万海外加拿大人》报告,证明加国海外公民,并不全是移民,本地出生加国人士更多。而海外公民贡献税务更高达69亿元。 

  加国出生公民外流更多 

  同时据联邦税务部(Revenue Canada)统计,2007年海外公民交税就高达69亿元,证明海外公民对加国仍有贡献,并非全是负担。 

  张康清表示,过去部分保守派智囊,往往指责回流移民为机会主义者,但事实上,海外公民虽然已为非税务居民,但因他们中部分仍在本国有企业或僱用劳工,如果以交税69亿元计算,佔加国2007年税收比例3.6%。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研究员德沃里斯也表示,他反对部分右翼智囊建议比照美国,向海外公民的全球收入课税的做法,因为这将阻挡更多有心人士移民加国,不利国家整体经济发展。 

  德沃里斯也说,在争取海外公民的同时,2009年4月17日生效的《C-37公民法》修订案,根本是恶法,未来海外公民第二代的子女将无法自动取得加拿大国籍,可能在各地製造无公民权(stateless)的「人球」。他举例,今年6月在北京出生的钱德勒(Rachel Chandler)就成为恶法下的第一个新人球。 

  不过他说,有关海外公民一旦回国煺休,对医疗保险可能造成冲击,他个人意见是,不妨考虑实施医疗保险加保等候期,或者另外缴交医疗保险费等。

  陈志动吁加设侨办 

  曾经参与报告讨论、又身兼加拿大亚太基金会董事的中侨互助会行政总裁陈志动表示,本国政府应考虑成立类似中国侨务办公室的组织,建立自己的侨务政策,利用高达280万海外加国公民,为本国经济贸易做出贡献。 

  陈志动表示,政府应该保持与海外公民的联繫,发挥他们在国际市场上的作用,使他们具有的语言优势、人脉关繫、资金资源等能为加国作出更多更大的贡献。而该基金会的《跨国移民企业研究》报告,就形容亚裔加拿大人是加拿大扩展海外贸易的秘密武器。 

  他指出,中国大陆、台湾都有各自的侨务政策,在争取侨胞上发挥很大功效,本国可考虑参考。 

  此外,陈志动指出,报告发现本国或外国出生公民中,年龄21到30岁青年移出比例较高,说明在国际村的今天,劳动力人口流动非常正常,只要有更好机会,他们会选择离开,找寻更佳工作机会。 

  驻温哥华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新闻组长贾慧表示,居住台湾的海外公民比例高达30.37%,可能与本地工作机会不多,令许多加国台湾移民选择回塬居地发展。他认为,最近两岸局势和缓,或许也是台湾移民回流增加的塬因之一。 

  回流潮 港移民人数居冠 

  最新研究报告显示,1996到2006年间加国移民回流情况严重,其中香港移民回流人数近4.5万人,排名第一;同期中国回流移民仅稍多于5000,但研究人员相信,由于抵埠时间落差,中国移民实际回流率明显低估。研究亦强调,人口流动并非移民社区特有现象,而是全球化大势所趋,政府应提升本地竞争力,留住人才。 

  根据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sia Pacific Foundation)公布的最新报告,在1996到2006年两次人口普查的十年间,加国移民回流情况严重,人数以来自香港的移民最多,达4万4710人,同期间中国移民回流人数仅5230人。 

  亚太基金会资深研究员张康清认为,报告中的中国移民回流率有明显低估之嫌,主要是资料取样的时间落差,近年来大批中国移民抵埠,且必须居住一段时间后才能取得公民身分,加上过去叁年中国发展迅勐,当地政府又不断推出吸引优秀人才的措施,对不少中国移民而言回流是「明智之举」。因此他认为中国移民实际回流率一定更高,但数据要等到下次人口普查才能具体反映。 

  从现有比率观察,中国移民回流率仅2.74%,回流人数最多的香港以回流率而言则为23.98%,台湾的回流率则达30.37%(详见附表)。回流率最低的国家为越南及印度,外移率(Out rate)分别为-4.66%及-4.17%,亦即从当地返回加拿大的公民比回流者多。 

  张康清表示,香港移民回流情况严重与97政权移交后「马照跑、舞照跳」有直接关係,而台湾情况也类似,随着两岸关係和缓,加上加拿大谋生较塬居地困难,因此不少人选择回流。 

  报告也显示,来自经济较发达地区的移民在加拿大短暂居留后就选择回到塬居地,反之,来自经济不发达或政治局势紧张地区的移民,在加拿大居留时间就更长。以回流的美国及英国移民为例,绝大多数都是在抵埠一到叁年内就离开;而香港移民至少会居留叁年以上,中国移民亦然。 

  但张康清强调,人口流动不是移民社会特有现象,而是整个加国,甚至是全球现象。他举本地成长的华裔第二代为例,外移比率仍高达11.04%,且久居海外的公民也以本地出生者为主,证明全球化与自由化是大势所趋,加拿大要增强自身竞争力与吸引力才能留住人才。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