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给自己一片天空 可以自由的呼吸 给自己一段时间 去适应一个人的寂寞 给自己一

 
 
 

日志

 
 

小平爷爷(毛毛述)2  

2011-08-03 18:31:34|  分类: 说说老一辈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邓小平赞扬“包产到户”的责任制形式(图) 1993年,父亲和万里在一起

  但率先开始的农村改革并不是一帆风顺的。1979年3月15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署名张浩的《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应当稳定》的来信和编者按,来信认为,搞分田到组,是脱离群众,不得人心的,也会给生产造成危害。《人民日报》的编者按也指出:“已经出现分田到组、包产到组的地方,应当正确贯彻执行党的政策,坚决纠正错误做法。”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向全国播发了这一消息。

  消息一经传出,引起的震动很大,干部群众议论纷纷。3月30日,《人民日报》同样在头版位置刊登了安徽省农委的来信。这封信是安徽省委书记万里指示省农委写的,来信指出,应当正确看待联产责任制,强调定产或包产到组都是符合中央两个农业文件的精神。《人民日报》同样加了编者按,承认3月15日的来信和编者按中有些提法不够准确,今后应当注意改正。同时提出,各地情况不同,怎样搞好责任制应当和当地干部群众商量,切不可搞一刀切,更不能搞某一种形式,否定或禁止另一种形式。

  对于多种非议,万里表示: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在五届人大二次会议期间,万里找到了陈云,陈云对安徽的做法表示举双手赞成。这年的7月,我父亲去了安徽,登上了黄山。他听完了万里的汇报后说:你就这么干下去,实事求是地干下去,要不拘形式,千方百计使农民富起来。

  万里心里有了底。小岗村农民偷偷地搞起来的包产到户,逐步走向全县、全省,全国不少省也开始实行包产到户的这种责任制形式。 “杀出一条血路来!”中央的决心已下。1979年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广东、福建两省委关于对外经济活动实行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的报告,确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试办特区。

  1980年8月26日,在一片噼噼叭叭的爆竹声中,中国第一批经济特区中的第一号特区——深圳经济特区诞生了!

  1984年1月24日,距农历春节还有七天。紫荆在特区的路旁已绽开紫红色的花朵,象征吉祥喜庆的盆盆金橘摆上了特区人居室的阳台。在深圳特区诞生后的第五个春天的这个中午,父亲迈着轻快稳健的步伐,踏上了中国改革开放前沿地带的这片热土。他说:“经济特区是我的提议,中央的决定。五年了,到底怎么样,我要来看看。”

  当天下午,父亲听取深圳市委的工作汇报;25日,他先后来到深圳河畔的渔民村、上步工业区深圳中航技术进出口公司等参观视察。26日,他又来到蛇口工业区视察1984年4月18日,他会见英国前外交大臣杰·弗里豪时提出:同我们的大目标相比,这几年的发展仅仅是开始。达到小康水平以后,我们还要在下世纪三十年到五十年内,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在后来多次的谈话和讲话中,他反复提到这个设想。到1987年十三大召开以前,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字表明,七五计划的主要指标能够提前完成,这说明第一个翻一番的战略目标可以提前实现。我国经济的发展远景更加清晰了。1987年4月16日,父亲在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指出,达到人均一千美元的小康水平以后,“再过五十年,翻两番,达到人均四千美元的水平。……中国是一个中等发达国家了。那时,十五亿人口,就是说国民生产总值是六万亿美元,这是以1980年美元与人民币的比价算的,这个数字肯定是居世界前列的。”在这段话里,他已经把下世纪的战略目标表述得十分具体和明确了。

  直到这时,父亲还没有把整个发展战略概括为三步目标,而一直是说两步目标。即第一步在本世纪末实现小康水平,第二步到下世纪中叶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就在这次谈话后不久的4月30日,他在会见西班牙副首相格拉时,第一次提出了三步发展战略目标的设想。他是这样表述的:“从1978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到现在将近九年时间,算是第一步。第一步原定的目标,是在八十年代翻一番,以1980年为基数,当时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只有二百五十美元,翻一番,达到五百美元。第二步是到本世纪末,再翻一番,人均达到一千美元。实现这个目标意味着我们进入小康社会,把贫困的中国变成小康的中国。那时国民生产总值超过一万亿美元。虽然人均数还很低,但是国家的力量有很大增加。我们制定的目标更重要的还是第三步。第三步是在下世纪用三十年到五十年再翻两番。目标大体上是人均达到四千美元。”

   这段话完整地表述了从本世纪八十年代到下世纪中叶共70年时间我国现代化三步发展战略的设想,标志着我父亲关于我国现代化建设战略思想的成熟。党的十三大报告正是根据这段话的内容,正式提出这一战略任务的。

1983年邓小平同江苏省长顾秀莲谈小康目标(图) 1983年春,父亲视察江苏、浙江、上海等地。图为父亲同江苏省省长顾秀莲谈小康目标

  1979年12月6日,父亲与前来我国访问的日本首相大平正芳举行会谈。在会谈中,大平首相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根据自己独自的立场提出了宏伟的现代化规划,要把中国建成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将来会是什么样的情况?整个现代化的蓝图是如何构思的?”

  大平的这个问题,使父亲陷入了沉思。以全党多年的认识过程为背景,他想了一分钟,即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影响中国今后几十年命运的设想。他说:我们要实现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现代化,即使到本世纪末,我们的四个现代化已经达到了某种目标,我们的国民平均收入也还是很低的。要达到第三世界中比较富裕一点的国家的水平,比如国民平均收入达到一千美金,我们也还得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行。就算是达到那样的水平,同西方来比,也还是落后的。我只能说,中国也还是一个小康的状态。

  当然,这个回答并非尽善尽美,正如父亲自己后来所说的:“这个回答当时不准确的,但也不是随意说的。”

  我父亲提出的小康目标,经过党中央集体和理论界的研究论证,被认定为是一个科学的设想。1981年11月这一设想第一次写入五届人大四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1982年9月党的十二大,把它确定为全党和全国人民到本世纪末的奋斗目标。

  小康目标提出以后,父亲进一步构思中国21世纪的发展战略,逐步形成三步发展战略目标的完整设想。 十一届三中全会解决了党的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解决组织路线的问题就提到重要的议事日程上来了。1979年7月29日,父亲在接见海军党委常委扩大会议的全体代表时说:“党的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尽管有人想不通,但总是已经确立了。现在我们还没有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是组织路线的问题。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政治路线确立了,要由人来具体贯彻执行。由什么样的人来执行,是由赞成党的政治路线的人,还是由不赞成的人,或者是持中间态度的人来执行,结果不一样。这就提出了一个要什么人来接班的问题。”他指出:“现在摆在老同志面前的任务,就是要有意识地选拔年轻人,选拔一些年轻的同志来接班。”“老同志要有意识地退让,要从大处着眼,小道理服从大道理,不要一涉及自己的具体问题就不通了。”

  问题是提出来了,但落实起来,十分艰难。用父亲的话说:“确实是障碍重重,这个障碍有些是有意识的,有些是无意识的。”

  1979年11月2日,在中央党、政、军机关副部长以上干部会上,父亲就培养接班人问题的紧迫性,讲了几条“对高级领导干部来说不是那么愉快”的意见,特别强调:对于我们的老同志来说,第一位的事情就是选拔好接班人,要让路,要准备交班,其他的日常工作是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第五位、第六位的工作。我们一定要认识到这是一个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长远利益的战略问题。 9月1日至11日,党的十二大在北京拉开帷幕。大会审议和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改草案)》,正式宣布在中央和省级设立顾问委员会,并规定了各自的性质和权限。“党的中央顾问委员会是中央委员会的政治上的助手和参谋”,“中央顾问委员会在中央委员会领导下进行工作,对党的方针、政策的制定和执行提出建议,接受咨询。”大会根据新党章的规定,选举了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72人。9月13日,中顾委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邓小平为顾问委员会主任,薄一波、许世友、谭震林、李维汉为副主任;选举了25名常务委员。会上,父亲就中顾委的性质和任务作了重要讲话。他说:“这是解决我们这个老党、老人实现新旧交替的一种组织形式。目的是使我们的中央委员会能够逐步地更年轻一些,同时也就能更妥善地使我们一些老同志在退出第一线之后,还能继续发挥一定的作用。”邓小平在中顾委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讲话(图) 1982年9月13日,父亲和许世友、薄一波、李维汉在中顾委第一次全体会议上

  1980年8月间,中央开始考虑设顾问委员会。8月18日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父亲透露:中央“正在考虑再设立一个顾问委员会(名称还可以考虑),连同中央委员会,都由党的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这样,就可以让大批原来在中央和国务院工作的老同志,充分利用他们的经验,发挥他们的指导、监督和顾问的作用。同时,也便于使中央和国务院的日常工作班子更加精干,逐步年轻化。”

  1981年7月2日,十一届六中全会的帷幕刚落下没几天,父亲在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书记座谈会上又提到设立顾问委员会以容纳一些老同志的设想,并说:“这是为后事着想。”

  真正考虑成熟并下决心设立顾问委员会是在十二大召开前夕。1982年7月30日,十一届七中全会举行前夕,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即将向十二大提交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修改草案)》。经过修改的新党章草案规定:中央和省一级设顾问委员会,以发挥许多富有政治经验的老同志对党的事业的参谋作用。父亲在会上说:“这次党章有些问题没有完全解决。比如领导职务终身制的问题,已经接触到了,但没有完全解决。退休制度的问题也没有完全解决,设顾问委员会是一种过渡性质的。”为什么要这种过渡?他说:“鉴于我们党的状况,我们干部老化,但老同志是骨干,处理不能太急,太急了行不通。还有,我们多年来对中青年干部的提拔就是少,就是没有注意这方面的工作嘛!而且还得承认,确实是障碍重重,这个障碍有些是有意识的,有些是无意识的。两种情况都有。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顾问委员会来过渡。设顾问委员会,应该说是我们领导干部职务从终身制走向退休制的过渡。我们选择了史无前例的这种形式,切合我们党的实际。”他还说:“也许经过三届代表大会以后,顾问委员会就可以取消了,如果两届能够实现,就要十年。” 中央顾问委员会的成立,在历史转折关头,为保证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中央顾问委员会成立以后,协助党中央维护党的团结和社会稳定,推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他在中顾委成立之初就预计:全国范围内的新老干部的合作与交替的完成大概需要十年。从1982年到1992年,正好是十年。十年来,党的干部离休、退休制度已全面建立并正顺利执行,新老干部的合作与交替已取得如期进展。同时,顾问委员会已历时两届,委员们大都年事已高,作为一种过渡性的组织,其使命已完成。鉴于此,在党的十四大召开之际,中央顾问委员会提出:十四大以后不再设立中央顾问委员会。十四大高度评价了中顾委十年来所做出的功绩,并经过充分讨论,决定不再设立党的中央顾问委员会和省、直辖市、自治区顾问委员会。1984年国庆邓小平在天安门城楼上讲话(图) 父亲在天安门城楼上讲话

  1984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举行建国35周年的庆典活动。规模盛大的阅兵式,令世界瞩目。因为这是新中国自1959年国庆节以来的25年间,第一次公开展示自己的武装力量。

  上午10时,阅兵式开始了。这时,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乘一辆黑色红旗牌敞篷车经过金水桥头缓缓驶向东长安街,驶过一列列威武的方队。他频频挥动右手,向严整的受阅部队致意。

  10时18分,父亲检阅完毕回到天安门城楼,并发表了重要讲话。

  10时33分,分列式开始。一个个整齐的受阅方队、一队队新式武器,公开展示于天下,显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前强大的阵容。

  看到这规模宏大、场面壮观的盛大阅兵式,这令举国振奋、世界震惊的盛大阅兵式,父亲笑了。这笑容中有欣喜,也有沉思。也许,日后那个举世震惊的战略决策此时已在他的心中酝酿成熟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