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给自己一片天空 可以自由的呼吸 给自己一段时间 去适应一个人的寂寞 给自己一

 
 
 

日志

 
 

混血家庭 几代人种族歧视经历  

2011-10-24 16:22:42|  分类: 异国他乡的感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她那么白,你却这么黑呢?”希瑟格林伍德(Heather Greenwood)带著孩子诺伊尔(Noelle)推著超市购物车时,旁人经常提出这个问题,令她感到很气愤。她的孩子,有一头金色的捲髮,白皙皮肤和蓝色的大眼睛。


混血家庭 几代人种族歧视经历 - 妮子 - 妮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路人总是认为希瑟不可能是这个孩子的母亲。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问希瑟格林伍德,她与亲生女儿的关系。她总是气愤到几乎落泪,很想逃走,不想女儿被谈论。但是,这一天,当她付款之后,转身对他说:“为什么?因为上帝创造我们。”

格林伍德的家族,代表许多不同美国血统的家庭,她的家人来自世界各地,由婚姻,收养和其他密切关系,组成混合的种族血统,如果要追踪根源,那是有一定的挑战,有时候,甚至家人也混淆不清。

37岁的希瑟格林伍德,她的父亲是黑人,母亲是白人。她从小被一个白人家庭收养,希瑟嫁给白人丈夫,二人生育两名女儿。她有另一名儿子,跟哥斯达黎加血统的前男友所生的。

希瑟还有一名同母异父的白人弟弟,以及养父母收养其他的混血子女,有一位来自韩国。

像希瑟和她的孩子一样,美国混血儿的人口正在迅速增长,主要是移民和通婚个案上升。美国七对结婚的新人,有一对是有不同种族的配偶,自2000年以来,美国混血儿的人口增至近50%,超过420万人。    


混血家庭 几代人种族歧视经历 - 妮子 - 妮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美国混血儿的经历很不同,许多人说,他们感觉比过去几代人,特别是在大学校园和流行文化上,混血儿受到广泛的接受。

希瑟笑说:“在家里,我们一家人都是色盲的。”但是,当他们走出家门,却又是另一回事。人们似乎总是注意到种族的不同,陌生人的谈论,粗鲁和种族主义的言论,歧视的目光,甚至提出不礼貌的问题,均令她感到十分气愤。

格林伍德家族的经验,可以窥见美国当代的种族关系。

希瑟是一名家庭主妇,正在培训成为社会工作者,她说,这是一个种族紧张的社会。

她说:“人们面对混血儿不同,这并不是短时间,这是经常发生的。每一次,像一把小刀刺入我的心,有时候,我会想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试想像我要承受一辈子,这是令人心痛的。”

莱斯大学社会学副教授珍妮花(Jenifer L. Bratter)说,几十年来,种族问题持续影响人们的生活,影响人们的收入,不同种族受到不同的对待,多种族的家庭更是双重困难。她说:“除非我们解决在不同领域的种族不平等问题,不同肤色的家庭将会一直被批评,被质疑为什么他们会跨越界线。”

根据人口普查数据,不同肤色的夫妇离婚率比较同一种族夫妇略高,社会学家认为,这可能与他们的生活压力有关,而且,混血儿经常面对身份问题的挑战。
希瑟说:“如果我们做任何事,也没有人提及家族肤色的问题,那将会是一个梦想。”  


混血家庭 几代人种族歧视经历 - 妮子 - 妮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一个家庭的故事

故事从希瑟的养父母开始,养母多洛雷斯(Dolores)和养父爱德华德拉甘(Edward Dragan),拥有斯洛伐克和波兰血统,他们一直都希望收养混血孩子。因为1970年代,许多混血孩子被遗弃在寄养机构。

多洛雷斯是一名退休的美术教师,爱德华德拉甘是一名校长,他们记得当年告诉收养机构,他们会收养任何肤色的孩子,对方感到十分惊讶。当时的美国社会,大多数人只喜欢收养健康的白人婴孩。

两年内,他们收养了两名混血孩子。原本,家庭似乎完整了,直到有一天,德拉甘回家时,他跟妻子开玩笑说:“我爱上了另一个女人。”他所指的是6岁的希瑟,她一直居住寄养家庭,等待被人收养。

多洛雷斯说,“她为家里带来无限的欢乐。”

她回忆起当年在新泽西州的生活。

随著孩子一天天长大,多洛雷斯试图为孩子注入美国黑人文化,一家人前往华盛顿和费城参观博物馆和黑人髮廊,了解他们的种族。

然而,孩子们并不特别感到兴趣,他们不认为混血是一个种族的问题。 希瑟说:“小时候,不管我们是谁,我们做自己,就感到很高兴。”

但是,当她步入成年后,她开始确定自己是一个混血儿的黑人妇女,她感到迷失,她与一名哥斯达黎加男友在一起,生育儿子塞拉斯(Silas Aguilar),现年18岁。

后来,她嫁给亚伦格林伍德(Aaron Greenwood),一名电脑网络工程师,他是一名白人。几年前,他们购买汤姆斯河农场的房子,开始组织一个更大的家庭。 


混血家庭 几代人种族歧视经历 - 妮子 - 妮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饱受侮辱时刻

混血家庭,时刻饱受太多的侮辱。

有一次,校巴上,一名男孩称呼希瑟为:“黑奴”,年纪小的她,并不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她回家问多洛雷斯:“妈妈,什么是黑奴?”

有一次,在佛罗里达州的度假沙滩椅上,多洛雷斯正在晒太阳,一名白人妇女靠近她,哀嘆黑人儿童在游泳池玩乐,该名女子问她:“这不是很可怕吗?”

多洛雷斯不甘示弱,她拥抱著孩子,告诉该名女子:“我想向你介绍我的孩子。”当时,一阵的尷尬和沉默。

多洛雷斯再跟她说:“你知道吗?我的孩子值得来享受玩乐。”多洛雷斯对于当年的一幕,印象十分深刻,她说:“如果有些人自取难堪的,为什么我要错过这个机会?”
有时候,种族主义直接冲著多洛雷斯而来,似乎跟美国其他的少数种裔家庭一样,遇到欺凌侮辱的情况。

当孩子们还小,镇上的地产代理警告准买家有关德拉甘家庭的事情,他说:“这是我的职责,我必须让你知道有一个黑人家庭生活在这里。”后来,邻居告诉多洛雷斯有关这事件。

多洛雷斯说:“对于现实的种族主义,我们不是盲目的。”她说,她的一生,就是孩子的安全网。她说:“我必须要保护我的孩子。”   


混血家庭 几代人种族歧视经历 - 妮子 - 妮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经过30年,多洛雷斯看到女儿希瑟正经历著类似的遭遇,心里十分难过。

多洛雷斯说:“她得到一样的目光,主要是她的孩子,跟她肤色不一样。当我还是一名年轻母亲时,我带著三个黑人孩子在超市里,别人总是投以这种歧视的目光。”

经过这么多年,她的孩子长大了,终于可以放鬆了。但是,下一代人,却逼于走上同一条路。

当希瑟和丈夫带著21个月的女儿诺伊尔走在海岸时,她听到旁人说:“你知道这婴孩不是他们的,肯定是医院里换掉了。”

她经常被问到:“小孩是你的?或是你是她褓姆?”

当年,多洛雷斯也经常被问说:“你是为儿童慈善机构工作吗?”

希瑟说:“这是最常见的事情,我不想向陌生人解释我是小孩的母亲。”

幽默和力量

这个家庭一直以幽默来应付,但是,有时是不足够的。

多洛雷斯经常与人对抗,她总是充满战斗力,她说:“但是,许多时候,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多洛雷斯承认,有些时候,感到气馁和无力。

养父德拉甘说:“当别人以审判的目光,一直盯著我们,我们会感到很大的压力。我可能不会听到,但是,我会感觉到。我们都感觉到,对我们的婚姻和家庭生活,这是有压力的,我们互相支持和安慰。有时候,幽默感,确实帮助我们渡过很多心痛的时刻。”

希瑟也使用同一样的策略,她喜欢穿上一些印有讯息的T恤。她有一件圣帕特里克节的T裇,写上:“这是爱尔兰人的样子。”因为她的亲生母亲是爱尔兰人,她想设计一件T裇,写上:“是的,我是小孩的妈妈。”

她说:“其实我不知道怎样回答索菲亚和诺伊尔,如果她们问:我是黑人吗?”

她说:“我害怕小孩会质疑自己是谁,她们不应该有这种想法,我不想她们感到不同种族的生活压力。”

希瑟开始教育索菲亚,她是爸爸和妈妈完美的组合。

希瑟的另一名儿子塞拉斯,当他7岁的时候,已经提出有关种族问题。

塞拉斯说:“我记得我问妈妈‘我是谁?’然后问她‘你是谁?我们是一样的吗?’小时候,我看著我的家人,我感到很混乱,怀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到迷失,经过长时间之后,我终于明白了。”

他停顿了一下,再说:“我的妹妹将会明白的。”

对塞拉斯来说,种族从来不是他所担心的东西。不久之前,他重新认识自己的族谱,他是一半黑人血统,祖母是斯洛伐克人,他的表弟是亚洲人。

他说:“我们家族打破了界线。”

对于7岁的索菲亚来说,问题更加简单。当问她是什么种族时,她自信地说:“棕色,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希瑟还没准备好如何跟7岁的女儿索菲亚(Sophia)谈论种族的问题,但是,索菲亚已经开始注意到别人的凝视,开玩笑和提问。

希瑟感觉到世界总是把种族问题逼到她们家来,从她是小女孩开始,种族问题一直没有给她一个喘息的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15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