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给自己一片天空 可以自由的呼吸 给自己一段时间 去适应一个人的寂寞 给自己一

 
 
 

日志

 
 

中国“小”留学生:到了美国才知道的事(组图)  

2012-02-06 14:18:36|  分类: 社会现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蒲知临,12岁,北京人大附小学生。2011年9月跟随父亲到纽约,现就读于曼哈顿333学校(Manhattan School For Children)。
  第一篇 校园生活
  (一)入学
  2011年9月3日,我和爸爸妈妈在坐了13个小时的飞机、排了2个小时的入境长队、坐了1个小时的汽车后,来到了纽约曼哈顿90街中央公园西的新家。从现在开始,我们将度过9个月的旅美生活。
  9 月6日。从凌晨3点30分开始,天就下起雨来,一直不停。由于今天要去为我选择学校,所以我们还是冒雨来到了注册中心。首先面对我们的是一位和蔼的老人,在简短的交流后,我们顺利地通过了第一关。之后,我们便进入了选择学校的环节,负责人是一位中年妇女,在和她的交流中,我们遇到了困难,我们唯一认可的学校Manhattan School For Children的六年级没有位置,但五年级有,可她拒绝让我上五年级。没办法,我们只好直接到学校去碰碰运气。接待我们的是一个西班牙人,说着一口西班牙式英语,我没有听懂一个词。后来才知道,他的意思是已经帮我们联系了并让我们填了一张表。雨越下越大,我们也感到很疲惫,于是没有再干别的事情就回到了家里。
  9月8日。今天一早,我们就前往MSC落实我的入学问题,可那里的人告诉我们11点再来。我们照办了。楼道里人很多,因为今天正好是开学第一天。校长和家长协调员与妈妈简短地交流后,直接告诉我去见我的老师。我的教室在5层,老师叫Patty。这个班大约有25名学生,都比我矮。他们正在研究班级治理的问题。老师让我坐在他们中间的地上,听完了我在美国的第一堂课。
  9月9日星期五,只上半天学,今天我已经发现美国小学有许多不同于中国小学的地方,例如今天一早,我们都坐在地毯上,老师手中拿着一个球,说:“早上好,早上好,法布雷加斯”,并把球扔给了一个男孩儿。男孩接到球也像她一样,说完话扔给另一个同学,直到所有人都拿过球,名字都被说过为止。这个仪式叫做morning meeting。更有趣的是,我们还在课堂上做起了游戏,又是拍手又是跳舞,一反课堂应有的严肃,这使我想起了国内幼儿园才有的场景。
  9月 12日。今天是我上学的第二天。这天我的感觉与第一天有很大的不同,今天,我已经开始和同学们交流,虽然我有些词听不懂,但我可以用点头笑一笑来应付,况且,我在下午的数学课上找到了信心。这些美国小孩算术很差,算一个1/2+1/4花了两分钟。我在课上说了一个5?+9 ?的结果,他们都对我投来了羡慕和敬佩的目光。一个叫山姆的小孩问我:“你是刚过来的吗?”“是的。”我回答。“哇,那你太棒了!”他说。我就这样度过了愉快的一天。
  

  9 月23日,今天是我在五年级的最后一天。由于我的语言测验及数学成绩出色,老师决定破格让我上六年级,六年级在纽约就是中学了。在快放学时老师向全班宣布了这一消息,听完,所有人都鼓起掌来祝贺他们班的天才。我相信,他们只见过降级的而没见过升级的。我虽然只在五年级上了半个月,可与我的同学们已建立了友谊,有人居然祝愿我升上去再降下来,不过,我的美国之行本来就有无数的挑战,这只是其中的无数分之一,所以我需要正确面对。
  9月26日。今天是我上六年级的第一天,再一次面对着陌生的同学和陌生的老师,还是令我很是紧张。早上,在我用尽我所有的能力成功地讲清我是什么人之后,这些比较友善的同学们也介绍了他们自己。我来六年级的目的很清楚,提高词汇量,还有和我水平差不多的人一起学数学。可结果令我失望,今天的数学课上还是只涉及了一些分数,关于钱币换算的问题他们也要分组讨论。如果有人问我:“你现在喜欢六年级还是五年级?”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五年级。”这里的五年级和六年级有着很大的差别。五年级的课堂充满活力,同学们积极发言,积极讨论。而六年级有些东方化,过于沉闷。这就是我在六年级上课第一天的感受。
  9月27 日,我在六年级上学的第二天。虽然这是六年级,但是我还是数学方面精英中的精英。在今天的数学课上,我们一起求应用题。我很快就完成了,交给老师看。老师看完后,对我算出8÷5=1.6大为不解。“你是笔算的吗?”“不是,口算。”我回答。“你比他们聪明,他们不知道这怎么算,所以你应该教他们”,她说。几分钟后,我告诉了她只适用于美国小孩的独创的“知临蒲”计算法,我把8变成80,用80÷5=16,然后把80和16同除10得到8÷5=1.6。她听后激动不已,赞叹连连。我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二。
  11月16日。今天是我的家长会。说来奇怪,这里的学校开家长会不是大波人一起开,而是老师和家长一对一会面。3点50分,爸爸来到了学校。首先,我们与班主任也是数学老师Nicole会面。在会谈期间,她总是在不停地重复一个问题,为什么Fred(我的英文名字)的数学试卷总是答案全对,但又没有过程呢?她指的需要解释、需要过程的东西不是天文数字,不是让人连题都读不懂的长篇大论,而是中国人花上5秒钟算不出就要被人耻笑的五除以八等于几。无奈,我只能在以后的问题中尽我所能地多写几步了。之后,我们见了ELA(英语语言艺术)老师 Karoline,她对我的评价都很不错,还给我提了一些关于读书的建议。4点20分,我们冒着小雨回到了家。
  (二)学校
  学校我所在的学校Manhattan School For Children是曼哈顿一所比较有名的公立学校,简称MSC,又称纽约PS 333(公立333学校)。全校有八个年级,包括小学五个年级,初中3个年级,还有一个Kindergarten(学前班)。学生总数大概700人,差不多一半是白人,其次是西班牙裔、黑人和亚裔。
  我对MSC感受最深的有三个方面:教室、活动空间和残疾人设施。
  



  先说说教室。我们学校的教学楼是位于93街的一个七层建筑,我们班在六层。我们的教室很大,有一个储物间、一个洗手间和一片宽敞明亮的教学空间。我们的桌椅呈半包围状,一块深蓝色的地毯铺在它们的中心。上课时,所有人都坐在地毯上听课。在这里,老师讲课不像中国的老师在黑板上写字,他们认为黑板是“old fashion”。他们主要把电脑和smart board(手写大屏幕)作为教学用具。
  再说说活动空间。我们学校有两个室内体育场,一个小型的室外操场,一个科学实验室,一个舞蹈教室和一个礼堂。其中我最喜欢的,也是我们学校最令人喜爱的,就是我们的科学实验室,所有人都叫它green house。Green house建在我们教学楼的楼顶上,是个全玻璃式的建筑。Green house就好像一个环保种植蔬菜大棚,种满了各式各样、无土栽培的蔬菜和花草。每当我们来green house上科学课时,老师还会把这里种出的新鲜蔬菜给我们分享。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学校的残疾人通道。我们学校招收残疾人学生,而且对残疾人很照顾。我们四部电梯中有两部是残疾人专用的。只有残疾人家长才拥有这两部电梯的开启钥匙。同时,所有的电梯口旁都写着“We have people in our school who move in different ways. Please be sensitive to this when riding the elevator and give priority to people who need it first!”意思是告诉我们健全的人应该时刻让着残疾人。学校还鼓励残疾人家长进课堂,这样,家长不但方便照顾残疾学生,而且他们还可以帮助老师做一些事情。
  (三)课程
  自由的ELA
  在美国,他们的英语课不叫English Class,而是叫ELA class,意思是 English Language Art(英语语言艺术)。同样是母语课,中国的语文课与这里的ELA课却有着很大的差别。
  第一点,这里的ELA很重视reading(阅读),而中国的语文课对阅读似乎没有太大要求。ELA课每次课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自由阅读,老师对阅读什么书籍没有要求,我们想读什么就读什么,只需要在书中夹上几张 poster(海报),上面写上自己对一段故事的感受、评价或想象一下将来会发生的事就可以了。在阅读期间,你可以躺在地上看,坐在地毯上看,或做出种种姿势,老师从不管,只要安静,在教室里散步都没问题。由于ELA课没有课本,老师也从不讲课,所以阅读变成了消磨上课时间的最好办法。而在中国,我相信没有人能在学校上课时独自读一个小时的书,也绝对不会有老师能让学生在教室里走来走去。
  第二点,Writing(写作)也是ELA课的一大重点。一般时候,我们不会动笔,只是一个月写一篇东西罢了。要说写的这个东西,还不光是什么记叙文、读后感之类的。我相信,大多数人都知道brain storm(头脑风暴)是什么吧。我们经常用brain storm思维导图的方式来代替普通写作。把主题写在中心,然后把其他的思路往外伸展开来。
  第三点,考试。ELA课并没有考试,只不过是时隔几个月有一次一对一阅读测验。这个测验是为了知道学生的阅读水平及进步而设立的,测验时,老师会从各个等级阅读测试文章中选一个适合你的文章交给你。首先,你需要把给你的文章中被括号括起来的部分大声读给老师听,老师会把你读错的音标记在她的材料上。接着,老师会让你默读完剩下的内容并让你用自己的语言复述。然后,老师还会问一些关于文章细节的问题,并把你的回答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最后,老师就会告诉你适合读什么等级的文章,并给你挑选合适的书了。
  这就是美国的语文课。
  简单的数学课
  比完了中美语文的不同,我再来对比一下中美的数学课吧,这里的数学课和中国的数学课相比,更是有着天壤之别。
  第一点,美国的数学课比中国的数学课要简单很多。这里的数学课没有课本,所以上课时,老师就发给每人一张写有问题的纸,然后进行分组讨论。数学老师在课上除了帮助一些对问题实在搞不懂的同学之外,似乎起不到太大用处。当我们解决问题后,需要画一张Poster(海报),把详细的过程、模型甚至遇到的困难都写下来。由于美国学生的数学很差,思考能力、速算、巧算比中国学生烂得多,所以老师给出的问题都很简单,我一小时做出来的题,他们要做14节数学课!
  第二点,这里的课堂气氛很是轻松。在回答问题时,可以不举手抢着说,老师不会介意。如果想开小差的话,也没关系,只是别扰乱课堂纪律就行。不过老师并不总是那么友好。有时,一些人上课会捣乱,就像我的同学Henry。有一次,他在课上扔纸团被老师发现了,老师提醒他,可他拒不承认,还嚷嚷着:“I didn t do anything!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我什么也没做!您在说什么!)可老师并不理他,还让他leaving the classroom(离开教室)。他耸了耸肩,无奈地离开了教室。
  第三点,美国的数学课有考试但是并不多,考试大约两个月一次,只是考简单的常识和应用罢了。
  这就是中美数学课的差别。
  在课外实践中学历史
  11 月23日。今天是我们六年级组织的第二次外出活动。这次活动是专门为历史课设计的。我们来到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Apes and human(猿和人类)展室学习人类进化。我们先是花了两个小时听一个讲解员在两个教室大小的展室内唠叨着我听不懂的单词,介绍介绍这个,介绍介绍那个,听得我昏昏欲睡。接下来,我们来到了一个实验室内,实验室的桌子上摆着不同动物的头骨。工作人员发给我们每人一个头骨测量报告单。我量的是一个形状椭圆的头骨。我刚见到它时,心里还有些紧张,不知要干什么。等讲解员说了方法后,我才渐渐心里有了底。首先,我把一把形状古怪的夹尺夹在了头骨太阳穴的位置,尺子随后显示张开了14.7厘米,这14.7便是头骨的宽。第二步要做的,就是测量出它牙齿的长度,这个好办,只要用米尺一比就行了。最后,我需要知道这个头骨原拥有者在生前是用几条腿行走的。这个就需要思考一下了。我从它前方的介绍牌上知道,这是个early man的头骨,而且他的样子又很接近现在的人类,所以我断定它是用两条腿行走的,这就成了一张头骨报告单了。再看我的同学们,他们有些人好像并不把测量这件事放在心上,有的和别人聊天,有的在报告单上乱画,还有个叫Betty的同学,竟拿起头骨玩儿了起来。下午三点钟,我们冒着小雨回到了学校。
  通过游戏学地理
  12 月7日。今天放学后,我和班里的几个同学照样来到老师Katy的办公室参加她的accentuate day(课外强化学习小组)。今天Katy讲得很快,所以提前讲完了课上的内容。在上课的最后二十分钟,Katy决定让我们玩一个地理问答游戏,问题从世界地图的内容中随便挑选。
  首先,Katy问了一个问题:“谁能说出北美洲最大的三个国家?”只见一个男同学犹豫再三,连自己所在的美国都没想出来。还是我给了Katy回答:“是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哦!”一个女生惊奇地说:“加拿大是个国家吗?我爸爸说加拿大是美国的一部分啊”。我和 Katy听了都笑了起来,我猜她爸爸告诉她的是Canada is a part of America,而America 有美洲的意思也有美国的意思,她偏偏就把America误认为是美国,这样一来Canada is a part of America就成了加拿大是美国的一部分了。
  下一个问题是一个女同学提出的,问题是:巴西最大的城市是什么?我和Katy猜了许多,例如:圣保罗,里约热内卢等等。可她都一口否定,说是不对,并且神秘地说道:“It is Argentina(是阿根廷)。”这一回,她离奇的答案和认真的态度差点没把我笑死。Katy无奈地捂着脸感叹道:“你们该好好学学地理了,不管怎么样也不要让这个外国人笑话啊!” 可那个女生做出的解释是,她误把阿根廷看成了巴西的一部分。
  他们唯一回答出来的一个问题是在Katy花了五分钟让他们搞清楚什么是州,什么是国,什么是城市之后百般无奈地提出的。问题是,说出美国的三个城市。他们想了又想,蹦出了两个极复杂的城市名,等到了第三个,他们就又想不出来了。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一个女生带着疑问的口气说:“是纽约吗?”Katy舒了一口气,回答:“哦,上帝。回答正确!”
  这件事虽然听上去有些不现实,但确实是真的。怎么样,有意思吧,虽然我的这些同学们并不笨也不傻,但是他们的地理知识可就比我们中国人(至少是我)差远了。
  老师最重视的科学课
  科学课可以说是美国中小学最重要的课程之一。在科学课上,我们主要是做一些很容易的科学小实验,比如用不同颜色的豆子表示食物链的层级,模拟鹿、狼和植物互相依存的关系等等。但是期末考试却并不轻松。我们学期末的主要任务是要完成“Science Ecology Project(科学生态项目)”,就是要以老师给出的几个美国国家公园为题目,把公园的基本情况、生态系统、食物链等作为内容,然后用海报、小册子、模型或PPT的形式将成果展示给大家。老师对此的重视程度胜过其他任何一次任务。在此期间,老师停止给我们布置其他作业,并不断地下发通知来提醒和催促我们抓紧时间。
  我的Science Ecology Project是关于一个名叫Saguaro的国家公园的,我可以说为这件事绞尽了脑汁。我先是在网上搜集了这个国家公园的资料,了解了关于生态系统和食物链的有关信息。接着我开始制作PPT。我试图用最简便的方法在Power Point上做出一个金字塔型的食物链,可是在无数次尝试之后却没有成功。最后,我还是花了半个小时用最笨的画图的方法做出了一个有些走形的金字塔。终于,我在两天的不懈努力之后,在Power Point上做出了一个十分精美的报告。
  在我们的制作阶段结束后,展示环节就开始了,这也是 Science Ecology Project中有趣的地方之一。同学们纷纷以各式各样的方式来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好不热闹。其中,有应付差事,草草一带而过的,也有对此很重视,幻灯片制作很详细的。遗憾的是,虽然我在家已经演练过多遍,准备得很充分,但是由于时间太短,我和一些同学没能有机会介绍一下自己的成果,不过美国学生的科学课和“期末考试”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教室里学Cooking
  12月1日。今天上午的第二节课是我在学校上的第二次Cooking Class(厨艺课)。Cooking Class约两个月一次。在课上,有来自食堂的厨师教我们做各种饭菜。我第一次上cooking class是在我上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学习了制作比萨的过程。我亲自用刀切西红柿,打蒜,放芝士等,还品尝了亲手做出的比萨。这次cooking class课,我们做的菜是一种用甜椒、洋葱等多种蔬菜做成的炖菜。这次我们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动手很多,只是亲自用刀切甜椒而已。不过切甜椒这事听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由于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拿刀切菜,所以他们切完的甜椒都是奇形怪状,面目全非。我虽然平时也不怎么用刀,但是我切得还可以,到不了惨不忍睹的地步。切完甜椒之后,厨师把我们的成果收起来,倒入了锅中,边讲解边把洋葱、豆子之类的菜放入锅里,不一会儿,教室里便充满香气了。最后,我们每人还得到了一碗亲自参与制作的“大乱炖”。怎么样,有趣吧。
  (四)午餐
  在我美国的学校,我们每天午饭都在学校地下的食堂里吃,吃饭可以自带也可以吃校餐。由于自带午餐有些麻烦,所以我选择了校餐。校餐虽然一顿只需要1.25美元,但是内容很丰富,一共三大类。第一类是主食,一般有两到三样,有一样主菜(例如鸡、比萨饼等)和两样副菜(例如玉米粒、豆子等)。第二大类是水果。水果区紧挨着主食区,这里提供的水果种类很多,有桔子、橙子、苹果、香蕉等等,有时还有黄桃或梨罐头。第三大类是蔬菜。美国人不会炒菜和炖菜,所以他们获取绿色的唯一方法只有生吃蔬菜。我所有的同学都喜欢生吃蔬菜,可我却不喜欢,这可能是因为我吃不习惯的原因。最后一类是牛奶。奶可以说是他们除水以外喝得最多的饮料。奶的种类有很多,有巧克力奶、原味奶等等,只不过它们不是无脂肪就是低脂肪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